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夫妻的慾望
夫妻的慾望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人与动人物性行为_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_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

地址发布页:


  坐在开往国内的飞机上,我终于可以回家了,出差了35天,实在是太想念妻子跟女儿了。为了一单大的安保生意,我亲自去了趟德国,签下了世界最先进监控设备的国内的独家代理,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我家是做装修生意的,安防只是一个小的分支。本来这种事情是不用我这个少爷出马的,可是谁让公司就我最精通监控呢。要问我怎幺会这幺懂得监控设备,这事情跟我的妻子有很大的关係。

  我的妻子贝微微,第一次见她是在装修工地上,她家新购置的别墅,她父母中年得女,宝贝的要命,录取通知书一下来,马上就跑来我们这个城市,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别墅买了下来,我们学校大二才可以不住校,所以他们打算等大二的时候可以让微微搬出来,她父母亲到时候搬过来跟她一起住,因为要带着保姆所以买个别墅。

  机缘偶合她爸妈把房屋的装修工程交给了我爸当时的小公司,我爸自然十分器重,派出了我这个还在上大三的儿子亲自监工,吩咐我这个可是上市公司老总的房子呀,咱们一切都要保证完善,做好了这一单,咱们家这个小公司也允许以变成大公司。

  我是在工地见到微微的,只是一面,她就带走了我的全部,虽然我是土生土长的江南人,江南美女我见的多了,可是像微微这种,我没有措施描写,后来顾漫写了一本小说《微微一笑很倾城》女主角的名字恰好就是贝微微,名作家就是名作家,她的描写完整符合我妻子:美女分很多种,有优雅型的,有知性型的,有甜蜜型的,有温柔型的,有贤淑型的……还有微微这种——花瓶型的……直到微微跟她父母离开工地,我爸一脚才把我踢回现实,我现在还明确记得我爸当时对我说的话:你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天下哪个父母会说子女是癞蛤蟆,由此可以看出我跟微微之间隔着不止一道长城呀。

  我的监控生活就是从那时候开端的,微微的爸妈请求我们在房子周边按上监控设备,钱不在乎,要最好的。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我这个电脑系的高材生身上,我只能去电脑城一家公司里当跟班,整天在一个样子很猥琐的中年男人身后被他大呼小叫。不过后来我很感谢他,他在骂我的同时也沾染了我很多,猥琐跟不要脸也是可以沾染的,而我在学会这一切之后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大的决定,我要偷偷在微微家里装上监控设备,猥琐男跟我介绍过那种先进的小孔摄像监控设备,那种小小的价格不菲的设备被我偷偷的在装修过程中装进了微微家的别墅,当然微微的浴室我也没放过。后来我经常在看着微微洗澡的视频,将我的子孙送到了桌子底下。

  本来我不知道微微跟我同一所大学的,装监控只是为了偷窥她可是当我在学校门口迎接新生的时候,我竟然奇蹟的创造了微微跟她父母,当时我把能感谢的神都感谢完一遍之后冲到了微微父母面前,异乡碰到认识的人,哪怕只有一面之缘,那自然是千叮咛万吩咐,必定要我帮着照看微微一年,一年后他们就来这里住。哈哈,我上辈子必定是个大善人。

  我没有直接追微微,追微微的男生太多了,算起来能有一个连的人,我自知没有胜算,便去追她同寝室的一个女孩芳倩,芳倩也是美女,比微微差些,她是本市的。追她的原因就是为了跟微微套近乎,我找微微帮忙传话,微微也乐得帮忙,每当要追到手的时候我就不见了,弄的微微整天骂我白癡,我是一边对微微好,一边追芳倩,一年多以后芳倩被另外一个男孩子追去了,我就哭闹着让微微陪喝酒,藉着酒劲吻了微微。芳倩曾经笑着对我说,你一直醉翁之意不在酒,拿着追我当幌子。恨逝世你了!

  当然了,我没有亏待芳倩,她还没毕业我就把她请进了我爸的公司当了个小官,她结婚的时候我派了九万的红包。害的微微认为我余情未了结婚了还想持续谄谀,当我把本相跟微微坦率之后迎接我的是一通粉拳。惋惜九万没有让芳倩的婚姻保持多久,就在半年前,她们夫妻离婚了。芳倩现在是我们女儿的乾妈!

  总算到家了,迎接我的是女儿叮叮,拿着她的玩偶,就冲到了我的怀里,大叫着「抱抱」。我亲了亲她娇嫩的脸蛋儿,抱着她在屋子里快速的跑着,惹得她大笑。

  微微梳了一个丸子头,身上穿着白色蕾丝睡衣,胸前深V镂空,这是我最爱好的睡衣了。她在沙发上坐着看手机,见我进来便放下手机走到我身边,把叮叮从我怀里抱了过去:「叮叮,快让爸爸歇一会,你乖,妈妈陪你玩,让爸爸去洗澡。」我搂住妻子跟女儿,在妻子脖子上狠狠的吸了一口:「老婆,你一个人看孩子辛苦啦!」微微扭了我一下,轻轻推开我嬉笑着说:「我一直住在妈妈那边,不辛苦,你大老远的奔走才辛苦,快去洗澡,飞机上髒逝世了!」微微有轻度洁癖。

  我躺在浴缸里,疲惫在身材放鬆之后便涌了出来。不自觉的打了个盹。

  我跟微微是在她大三,我毕业的时候断定恋爱关係的,她一毕业我就上门求婚了。她的父母自然是百般阻拦。说我这小子从一开端就没安好心,他们是亲手把孩子送进了虎口,懊悔的老两口都想撞墙。他们警告微微,这小子太精明,太坏了,你以后确定要吃亏,你如果跟他结婚,婚后必定不幸福,这小子花花心思太多。他们甚至从老家把所有的亲戚全部拉到江南家里,轮番劝阻。最后没辙,断了微微的现金信用卡银行卡,只给饭吃,不许出门。让我激动的是微微没有一丝动摇。最后实在没辙,我上门去找岳父,跟他说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不批準也得批準。岳父赏了我一个大大的耳光,在微微那里得到确定的答覆以后,忍痛答应了婚事。

  微微的性格像个公主,自满又固执,可能由于家庭的影响她的传统思想很坚固,婚前除了亲吻牵手,什幺也不让干,结婚当晚,我才见到真人的裸体,那天的床单被我像宝贝一样,抽了真空放在柜子里。当然偷窥的事情到逝世我也不会讲的。

  一直到微微生了叮叮,老两口总算从心里吸收了我。这个时候我爸妈已经跑到魔都开分公司,而微微的父母却提早内部退居二线。老两口自然想要承担起看叮叮的重任,逝世活请求我们去别墅住。我不愿意跟她父母一起住,微微也因为看了报导说老人看孩子对孩子不好,最后我们一緻决定,坚决不去。

  「老公,起来,去床上睡,你也不怕被淹到,快起来!」我是被微微在澡盆里摇晃醒的。睁眼从妻子深V的领口见到妻子雪白的乳房,我伸手就抓,被妻子打开,「快去床上睡会,晚上去爸妈家吃饭」「我不想吃晚饭,只想吃你!」我伸手拉她,想把她拉进澡盆妻子摆脱了,亲了我一下,抱着我悄悄在我耳边:「你去床上休息会,晚上把叮叮放爸妈那里,回来我给你!」我知道妻子想了,这种话结婚3年了我从来没听她讲过呢。为了晚上能好好表现,我屈服的去卧室睡觉了。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

  我下楼先去开车,妻子抱着叮叮在电梯口等我,我把车开出来见微微在跟一个男人说话,这个男人我认识,本市实力派人物陈江,40岁左右,中学辍学靠开娱乐城起家,后来生意涉足房地产,这几年做的风生水起,黑白两道都有人脉,我们住的这个社区就是他开发的。没想到他在这里。

  我赶忙下车,热情的跟他打招呼,「陈老闆,你好,真巧!」「小峰啊,你好,不巧不巧,我现在就住在这里,咱们同一栋,我看你女儿可爱,就逗了一下她,我听你妻子说你们去翠苑居是吧,我正好也去那里,能不能捎我一段呀!」「好啊!陈老闆坐我的车那是三生有幸啊,您快请!」我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陈江竟然没有理会,自己开了后边的门坐了进去,我心想大老闆坐有司机的车爱好坐后面吧,没有在意。便关了副驾驶的门,妻子也坐到了后座上。

  「小峰啊,你小子好福气呀!女儿这幺乖巧,老婆这幺俏丽贤慧。年级轻轻就开着公司。真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呀!」陈江一边逗着叮叮,一边跟我聊天。

  「陈老闆,这话别人跟我说我就当真了,您就别笑话我了!我在您面前那不值一提呀!」我说话的时候眼睛瞄了一眼后视镜,黑暗中好像看到陈江的手竟然放在妻子的腿上,我再瞄的时候又没有,我眼花了?出差累的?妻子的脸看着外面。看陈江好像没有事一样持续逗着叮叮。难道是我眼花了?出差还是太累了!

  车子很快到了爸妈家里,陈江向我表现感谢之后便去了另一栋别墅,我抱着叮叮拉着妻子的手进了屋子。叮叮见到外婆便从我怀里摆脱,跟外婆玩去了。我又仔细看了微微。她面色有些凝重,好像真的有事情。我想问又不敢问。

  这个陈江是我公司的大客户,他的娱乐城装修都是上千万的,他那娱乐城什幺美女没有,他应当不会这幺无耻的来骚扰我妻子吧,可是妻子的表情,好像是有事产生。按照我对妻子的懂得,如果有人敢骚扰她,那绝对不手软,大学的时候有个男生曾经偷偷的摸了一下微微,差点没被微微闹得退学。

  餐桌上热烈的气氛很快冲销了我的疑虑,爸妈对我很热情,我几度朝妻子眨眼睛。妻子假装没看到,岳父乐得哈哈笑。吃完饭,岳父便催着我们回家,微微跟保姆交代了几句叮叮的事情便被我拉着出了家门。

  我开着车,微微坐在副驾驶,「老公,慢点开!」微微见我车子开得飞快,便开口禁止。我把车速降了下来,笑着扭头看微微:「我着急!想老婆一个多月了,急逝世了!」「吃饭的时候就看你不对,爸妈都在,你丢逝世人了,头脑里全是这些事情,你慢点开,到家了就给你!」「遵命!」一进门我就搂住微微,又亲又啃,妻子推了两下,见没有推开,也就由着我。

  亲了一会我一把抱起微微,往卧室走,那里有舒服的大床等着我。「先洗澡。」老婆头靠着我胸膛,眼里全是妩媚。

  「我洗过了!不髒。」

  「我没洗。」

  「我不嫌你!」

  妻子被我剥了精光,女神一样平躺在床上,我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鼻子,眼睛,嘴巴,顺着脖子一直吻到她的胸,舌头轻轻的舔弄她的乳头,妻子的手抓紧了床单,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微微在床上一直表现的中规中矩,她不会像AV一样大声呻吟说淫话,我几次开发,甚至带她看AV视频,都没有起到效果,她只看了一眼AV便关掉,删掉,她认为这些是不洁的事情,是噁心的事情。我几次跟她商量都没有成果最后只好放弃。

  我轻轻的揉搓微微的胸部,用两个指头轻捏微微的乳头,她的乳头硬了。我知道现在已经可以进入了。挺动着腰身,插了进去,微微的呻吟声稍微大了一些,开端动情的搂着我,这是她在勉励我。让我用力,用力。她的脸在我的冲击下变得绯红。嘴巴时不时的微张又合上,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巴,猖狂的吸允着她的口水。舌头在她嘴里打转。

  由于太久没做,积蓄的精液很快充满了我的肉棒,我本想放缓再抽插几下,可是身材不听大脑的把持,把精子全部射进了妻子的阴道内,妻子随着我的射精,也高呼了一声,我知道,这是她高潮了,每次高潮都是她声音最大的时候!

  我趴在妻子身上,闭着眼睛享受高潮过后带来的快感,妻子摩挲着我的头髮。

  像抚摸着叮叮一样。

  「老婆,好舒服!我好舒服呀,你呢?」

  「我也很舒服!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你!」

  温存了一会,老婆拉着我去浴室沖洗,沖洗完毕我们就关灯睡觉了!这是我们三年来一直的性爱模式,不好也不坏!长时间的奔走确实让我很累,我很快睡着了。

  醒来天已经大亮,起来在家里转了转,妻子不在家,找电话没找到,我想妻子大概是去找叮叮了,她一直不肯让爸妈单独看叮叮,她认为老人太宠孩子将来会影响孩子的性格。早餐已经买好了放在桌上,吃过早餐,我穿上衣服筹备去公司。上了电梯创造手机没带,想下去已经来不及,电梯里已经有两个人了他们去一楼,我便随着电梯向下,筹备等电梯下去我再坐着上来!电梯在18楼停了一下,我想只有两层,那我从机密频道走上去更快,便闪身下了电梯。机密频道的门开着,我直接走了进去「你别再来找我了,我老公回来了。你昨天在车上好像已经被他看到了,你怎幺这幺流氓。起来!」是微微的声音,我断定无疑,微微跟人说话,昨天车上,陈江,昨天我没有眼花?他们!

  我轻轻的走了几个台阶,终于看到了两人的腿,是微微跟陈江,陈江的手竟然把微微的裙子掀了起来,在内裤里扣弄微微,微微用手在摆脱。

  「你快拿出来,别这样!」

  「宝贝,我好想你,昨天汽车上刺激吧?你老公在我摸你是不是特别刺激,你个小淫娃!昨天你确定湿了,你看你现在又湿了。」陈江的手从内裤中拿了出来。微微把裙子收拾好。

  「你别总说这些话,我们真的不能持续了,万一被他创造!」「他创造怕什幺?你看你老公那熊样,一幅谄谀的样子,他说的没错,他在我眼里不值一提!昨天晚上我盯着天花闆,我知道他在操你,我嫉妒逝世了我想把天花闆捅破救你下来!」「你闭嘴。我警告你,你不许说我老公!我现在回去,你以后绝对不要来找我。你要的都得到了,咱们就此离开!」说完微微就往楼上走,被陈江一把扯了下来:「别走呀,让我操一下,就操一下!操完我以后就不找你。」我的脑中空白,身材绷得紧紧。我的微微,我的女神,那个在父母面前非我不嫁的微微。今天,就在我面前,让一个40岁的老男人,把手伸进了内裤。为什幺?微微怎幺会?我的身材竟然没有勇气沖上去。我在怕什幺?

  陈江已经把裤子脱了下来,他的阴茎矗立在哪里。黑黑的粗大阴茎,龟头铮亮。像个小棒槌。「你看,它在召唤你,你最爱的肉棒在叫你,宝贝,你已经湿了,让我操最后一次,求你了,我爱你发狂,今天你不让我操你,我会忍不住去你家找你,你老公看到了我也不怕,我爱你,我要娶你,你跟他离婚吧!」微微的脚步明显迟疑了,她没有动,陈江把她的内裤褪下到脚踝处,微微的身材前倾,就在我的面前。在机密频道。我看着陈江的乌黑青筋裸露的鸡巴一点一点的塞进了我妻子的阴道。

  我这辈子只爱他一个男人,我绝对不会嫁给别人,你们就算把钱都捐了,什幺都不给我,我也要嫁给他,这是微微在她父母面前说的话,我明确的记得就是这个话让我坚定了必定要娶微微的决心,她的父母通过关係对我爸妈试压,我爸妈的公司当时几乎被挤压的要倒闭了。也是在微微说出这番话以后,我才冒着被他爸打逝世的风险说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话。现在,就在我眼前。生米真的煮成了熟饭!为什幺?我才出差35天。为什幺?

  隔着衣服能看到陈江的手在揉搓妻子的乳房,屁股在一前一后的运动,啪啪的撞击声冲入脑中。

  「宝贝,你老公的鸡巴必定很小,昨天他刚操过你,我怎幺感到还是这幺紧。

  你跟着他有什幺幸福,你跟我吧,我可以让你性福。」陈江每说一句,腰身便用力的挺一下。妻子的的嘴在他挺动的瞬间便轻哼一声「你叫呀!怎幺今天这幺安静,在这里做爱多刺激,你看外面还有人,他们在看我们做爱!你叫一声他们就会来看我们。你叫呀!」「啊……你别说了,我……啊……」妻子高潮的声音!微微竟然高潮了。我的下体不知道什幺时候硬了起来。我的手放在上面,想禁止它,这是我的老婆,它不可以有反响的。

  「哇哦!淫娃,你真叫啦,你看刚才经过的那个女人看到了,她看到你跟我偷情了。你应当脱光衣服的,那样会更刺激。」「流氓……无耻……啊……」「你不是就爱好我流氓吗?你看你流的这些水,你看呀,被流氓操是不是很舒服,你也不白被我操,回头我给你绿帽老公点工程,让他赚钱。」「……你……你快点……快点……」「哎呦,忍不住了吧,好嘞!」陈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他闷哼一声,离开了妻子的身材,妻子把短裤提了上去,在她提内裤的一瞬间,我看到精液流了下来,她们竟然没带安全套。

  「这是最后一次,你要遵守诺言!」说完妻子上楼了,安全门的开关声。陈江好像还处在射精的快感中,他停留了一会直接开门出去了。

  留下了我一个人在楼梯间,我的裤子湿了,在听到妻子催促陈江快点的时候我射精了,我的身材没有听大脑的指挥。那一瞬间我竟然被快感包围了。我感到自己很可耻。身为一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姦淫了,我竟然没有禁止,我竟然还射精了。有性快感!

  我不敢回家,从机密频道一直走到了地下室,我开车在路上漫无目标,我想不通。我的妻子,那个40对的男人,她们怎幺会走到一起。我的妻子还爱我吗?她会跟我离婚吗?妻子是个多幺自满的人,她的洁癖呢,那个男人看着好噁心。

  车子开到公司楼下,我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呆呆的坐在电脑面前,我盼望这是一场梦。我扭自己很疼。这是真的不是梦。

  「林峰,你在吗?」有人敲门,芳倩的声音

  「我在。」

  芳倩推开门!隔着门探头进来,「林峰,你怎幺今天就来公司了,你休息一下多好,剩下的事情我们会办理的,你家微微可是天天念叨很想你哦!」芳倩,对芳倩,我们夫妻最好的朋友,老婆最好的闺蜜,我的员工,她应当知道微微的事情。

  我起身快速的把她拉进屋子,关上门。她被我吓得蹲在地上,手还被我牵着。

  芳倩很紧张的看着我,「林峰,你干嘛?」

  我上前拉她起来,我们离的很近,她蹲在地上眼睛正逝世逝世盯着我的裤子,「你……你……」我低头看见裤子那里由于精液湿了一块,很明显!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回到办公桌的另一边,坐了下来,我示意芳倩坐下。

  「你怎幺了?你可真行,跟你家微微刚做完双人运动呀,你倒是换条裤子呀!

  你们刚才车震了?啊呀!你家微微真勇敢。微微呢?」芳倩手里把玩着我桌上的台曆,嘻嘻笑着看着我,等我答複。见我面色凝重,又收了笑容。

  「到底怎幺了?你快说呀,想把活人憋逝世呀!」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咬咬牙说:「芳倩,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你跟我发誓,到逝世不能跟第三个人说!」「这幺严重!我发誓,我绝对不说。你快说,怎幺了?怎幺了?」「我……我今天早上看到微微跟一个男人出轨!」「啊!」芳倩呆在那里,看着我,像是在思考,在搜索词彙愣了几秒锺以后「你断定吗?断定是微微?」「我断定!」我狠狠的敲了一下桌子。

  芳倩吓的身子向后晃了一下,「你先等等,我想想?微微出轨,你冷静冷静!

  这怎幺可能?」

  「就在我眼前,我看到了,我亲眼看到了。」

  「那微微呢?她怎幺说?」

  「我……我没戳穿她!」

  「你……你为什幺不戳穿她?」

  「我怕……我怕她离开我。我不能跟她离婚!」「她出轨你还爱她?」我没有答複,我不知道怎幺答複,微微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还爱不爱她,我当然爱她,我怎幺可能不爱她。

  「林峰,你冷静一下,我想想,目前的情况是,你创造了微微出轨,你没有戳穿她,你要跟我商量挽回她?对吗?」「嗯。」「据我所知微微很爱你的,你放心好了,她不会离开你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认识吗?」

  「嗯,你认识,陈江!」

  「他!是那个搞娱乐城,房地产的陈江?」

  「对,是他。」

  「那个男的40多了吧,微微不会爱好他的,你是不是误会了,他们也许就说说话。你别这幺吝啬,人家单独说话你就说出轨!」「我看见了!」「你到底看见什幺了?」「我看见插进去了!插进去了!」「你看见插进去了?是男女那个插进去?」「是的!」

  「那你……那你裤子是怎幺回事!」

  「芳倩!你别转移话题,说微微呢!」

  「林峰,你让我分析,你也得跟我说实话呀!你裤子是怎幺回事?你既然没戳穿?我刚才靠你挺近的,那是精液的气味,很明显的气味!」「我……我看着他们那个的时候射了!」「林峰!你……」芳倩怀疑的看着我,欲言又止!

  「芳倩,求你帮我分析分析,怎幺回事呀,我刚出差回来,这才几天呀,不过一个月呀,微微怎幺就这样了?那是贝微微呀,多幺自满的女人,她她怎幺会跟一个老男人?」「林峰,你先冷静一下,这事跟老男人年轻男人没关係,年轻男人你就愿意啊!」「不是……芳倩,你怎幺说话呢,你还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呀!」我有些恼怒的站起身来,瞪着芳倩,芳倩却在看我裤子上精液的痕迹。我为难的又坐了下来。

  「林峰,你答应我冷静好不好,你别叫!你想让大家都知道呀,你小声点,我不聋,我知道你着急。既然你不想跟微微离婚,那我就能帮你,我跟微微的关係你不知道吗?我确定帮你离开他们!」「这事情你也没创造徵兆吗?微微没跟你说过什幺?」「呀!林峰,你把我当什幺了?我要知道还能不禁止呀,虽然我跟微微是最好的闺蜜,这事她真没跟我说,我真不知道。我现在找她去,她怎幺回事,疯了吧,这幺好的老公她不爱护,这是要逝世了,我去打她。」芳倩说着起身要出门。

  「你坐下!你去了怎幺说?说我看到了呀!我就是让你帮我想想,想想?」「想什幺?她那里你不让我说,你这里你这里,林峰,我说了你别赌气呀!

  你答应我不发火!」

  「你快说吧,都什幺时候了,还这样!」

  「林峰你是不是有淫妻的爱好呀!是不是你经常给微微灌输偷情的思想了?」「徐芳倩!你头脑没病吧!」我又猛的站了起来。

  芳倩大概是估计到了我会站起来,在我站起来的时候用手指了指我裤子上的精液。

  「如果没有,你怎幺会看着人家在那里……在那里那个微微呀,正常的不是应当马上冲上去?难道你那时候还有精力思考?」微微的话让我汗毛竖立,是呀,我当时身材不听指挥,我后来的想法是我畏惧妻子跟我离婚,畏惧陈江的权势,可是这些能够让一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人姦淫吗?我当时的身材有快感,没错有快感,我无力的坐到了椅子上!

  「林峰,林峰!」芳倩起身用手推了推我。

  我擡头无力的看着芳倩

  「哎!你们男人呀!你是不是经常勉励微微去偷情,给她看些淫妻论坛,你竟然跟我前夫一个模样,你们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为了满足自己那变态的愿望,整天让妻子做爱的时候叫别人的名字让妻子配合你们。你就不想想成果吗?

  现在好了,产生了你又受不了」

  「我没有……我没有给微微。」等等,我曾经给微微看过黄色论坛!那个论坛也有淫妻闆块,微微当时直接关掉了。难道难道她自己看了?不会的,她要看着叮叮,她哪有时间。

  「我说对了吧,你确定有过!我们女人第六感很强的,你们那点想法我们一听就知道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总是有的,你自己造成的因果,你别怪微微。」「芳倩,给你看网站看你就可以出轨吗?你出轨了?」「现在说你们呢,你扯我干嘛,现在怎幺办?要不要我去帮忙!」「算了,算了。你出去吧,我静一静!」「那你有事叫我,微微那边我见到她会跟她暗示的,我不会提起你,你放心吧!」「嗯,谢谢你。」「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芳倩说完扭头出了办公室!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出差前一段时间我确实感到床上的性爱没有刚结婚时候的豪情了,所以我才会试图用黄色网站,AV电影来让微微在床上表现的淫蕩点。

  可是微微都拒绝了。是有一次我把自己说成别人,也只有一次,微微也没有配合。

  事后严重警告我只此一次。那样让她不舒服。

  浑浑噩噩的在公司呆了一天,晚上我跑去酒吧买醉!酩酊大醉后醒来我已经在家里的床上了!

  「你醒了呀!怎幺喝那幺多的酒!」醒来后妻子就坐在我的身边,叮叮在地上跑,见我醒了想让我抱,我起身头疼欲裂!又躺了下去。

  「爸爸起来玩!」叮叮过来扯了我两下,我摸了摸她的头「乖宝宝等会爸爸陪你」叮叮自己拿着玩偶玩去啦「头疼就别起来了,芳倩说你们公司最近有点烦心事,你回来正好砸你头上了,你就看开点,不是每一单都要抢着做,咱们现在又不缺钱。」「我怎幺回来的?」「芳倩呗!她找人把你擡回来的!你真丢人,见到我就抱着不撒手,你没见过我呀,这四个人才把你放到床上!芳倩笑话逝世我了,说我是你妈,你离不开我!

  让我好好对你!」

  叮叮又跑过来,拉着微微的手,要她陪着玩,我摆摆手:「去吧,我自己躺会就好了!」这是一个梦吗?妻子还是那个妻子,她……我眼前又涌现那根乌黑青筋裸露的阴茎,慢慢的一点一点,带着妻子的阴唇向里插进去!妻子淫蕩的呻吟声在我耳边响起。我的下体又竖立了起来。我恨自己!我恨自己的愿望!我感到心底的愿望开端侵袭我的大脑,它们要驯服我。它们要我承认,我有淫妻的爱好!

  中午的时候,我喝了微微给我煮的白米粥,感到舒服多了!日子还要持续下午,妻子还是很体贴我的!她知道我爱好用白米粥解酒。看着妻子繁忙的背影,一个富家千金小姐,从小不沾柴米,跟了我以后给我做饭洗衣!我们有条件雇个保姆的,可是因为我的自私,不爱好家里外人出入,妻子就默默的遭遇了这些。

  结婚三年了妻子也默默奉献了三年了,孩子几乎是她亲手看大的,她的妈妈也是富家小姐,甚至比微微还要娇贵。哎!不想了。能怎幺办呢?这绿帽子不带也带了!

  老婆解下围裙,走过来从后面过来搂着我的腰,「老公,以后不要喝这幺多,应酬就少喝点,非要喝的单子不接了,现在我把叮叮送外婆家,一会回来!……我给你!」说完不等我回话,一溜烟的抱着叮叮出了门。我看着妻子的背影,依然那幺靓丽!

  我在书房打开电脑,想看看公司邮箱,妻子的QQ主动登录了,有人在闪耀。

  我点开

  高乐:你老公走了吗?日期:12:44

  点开看聊天记载没有记载估计删除了

  陈江!这个人必定是陈江。这个混蛋!我要找他算帐!他玩了我的老婆,我我要玩他的媳妇!对他还有个女儿,高三了吧,玩他媳妇不行!要玩她女儿!对,陈江你等着!

  我马上锁定陈江的电脑IP,他的电脑没关,利用骇客手段入侵陈江的电脑,陈江的电脑用的盗版windows,漏洞很多,我轻而易举的进入了他的电脑,在里面寻找大概有5个QQ号。我把全部QQ档全部拷贝到我的电脑,然后在他电脑中翻看。20—A的一个材料夹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我家的门号,我点开一个视频涌现在我面前。

  点开视频。很清楚的视频!

  「这个文章你看好了没?《妻子的愿望》中间迷姦的那一段,你快再看两遍,每次你都忘词,你就不能把那些话背下来!那些话哪个女人听了,还不服服帖帖的让你搞。一会咱们就照着这个来,保那小娘子必定就犯!」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很白,很俏丽,有点异域风情,大大的眼睛,乌黑的眼珠,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胸部高挺,一件粉色无袖超短连衣裙显得她的更加苗条,这个女人的俏丽不输给微微。甚至比起微微的清纯她的气质更勾人!

  《妻子的愿望》这是流域风大大的传世之作呀,我读过,中间迷姦那段,他们的床,镜子,一桌子饭菜,红酒!这是照着流大大的样子安排的呀,我的流大大呀,您如果看到现在这个情景!估计您会气得再出山吧!

  「背着那,背着那,就是有点长呀!年级大了记不住!」「不能光红酒里放药,你伟哥吃了吗?别一会干两下射了,没有让那小娇娘过足瘾,下次你可就别想再碰她了。为了你我已经请那小娇娘来吃过一次饭了,也喝了酒,我视察了,药效施展大概要20分锺左右,50分锺的时候药效最强。

  这次她的戒心不会那幺高!你只要施展的好,就能实现愿望。」「吃了吃了,我吃了一片半,绝对没问题,撑个把小时没关係,一想到那小娇娘我就起反响了,你看!镜头里陈江的裤子被顶了一个小帐篷!」「得了,一会你别站起来了,你过来,就坐这个椅子,不许起身,你这让谁看了不马上就跑,这幺老了都沈不住气,我看那小娇娘确实俏丽,她的衣服没一件少于四位数的。如果不是我故意开车碰了她停在车库的那辆小车,你这辈子也别想跟她说话。这种女人可什幺都不缺,你还是好好把那些话背下来,一会咱两表演的让她动情。得手了别忘了答应我的钱。」「你就放心吧!那点钱我还能黄了你的!」陈江说完持续看着手里的纸。

  门铃响了,陈江赶忙把手里的纸搓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女人收拾了一下衣服,朝陈江抛了个媚眼,做了一个坐下的姿势后去开门「妹妹你来啦!呀,还是你穿这个裙子好看,我就说你穿这个裙子比我俏丽吧,你看我穿不出你那样的气质!」微微跟那个女人穿着一模一样的裙子,站在一起显得妻子的腿更长,更白,脸色也比女人要好很多!

  「咦,芳姐,你有客人啦,那我……这是给你的礼物,你有客人我就不坐了吧!」没错,微微来了,我的微微,我的女神。这个视频就是我老婆出轨的日子,看日期,我才出差3天呀!他们已经动手两次了,微微呀,你又不是小孩子,怎幺这幺没有戒心呀!都怪我呀,毕业就把你娶进门,没让你在社会上呆一天。这个社会很複杂的!我的心好紧张!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萤幕。

  「妹妹你坐下,我来介绍。」女人托着微微到饭桌前,把微微按到了座位上,微微没有用力挣扎,随着她坐了下来,朝陈江点了点头。陈江也跟她点了点头。

  「说来也是凑巧了,这位是咱们这个社区的开发商陈老闆,今天正好碰见,我这窗户不是总漏雨吗?让他上来给我看看,这不他来正好饭菜就做好了,他这种大老闆整天在外面跑,见了我这家常菜反而愿意陪我一起过诞辰,真是高兴呀,陈老闆,这位是贝微微!大家习惯叫她微微。」「啊……微渺小姐你好啊,这是哪里来的天仙下凡啊!我之前都认为娜就是我见过的最俏丽的女人了,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托娜娜的福,今天让我开了眼界!又见到了一个绝世大美女啊……」「娜娜是谁啊?」微微怀疑的看着陈江。没有回应他的奉承也没有理会他伸出来的手。

  陈江这个傻帽,竟然照着流大大原稿子背!

  陈江这鼈孙反响很快,扭头看着俏丽女人:「你不是叫娜娜吗?」女人也被刚才陈江那段话有点吓着了,呆呆的看着陈江,过了一会才反响过来。

  「陈老闆,没有您这样的,我叫王芳,跟您说三遍了,我就是再难看,您叫我芳芳可以,怎幺能叫娜娜,您这也太伤人心了。」「别伤心,别伤心,芳芳小姐,今天是你的诞辰,你看我犯了这幺大的毛病,这样我罚酒,罚酒一杯」说完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他又倒了一杯,起身,端起酒杯:「来,咱们先为我这个寿星干一杯吧!

  我爹妈逝世得早,没有人给我过诞辰,今天一下子能来两个人,我很开心的。」「陈老闆,你也过诞辰呀!你爹妈也都逝世啦?好可怜哦!」微微端起酒杯起身看着陈江,竟然发出同情的眼力。

  王芳趁着微微看陈江的时候狠狠的瞪了陈江一眼,对着陈江摆了个口型:我的词!

  陈江意识到自己又犯毛病了,马上说:「是呀,这不看到诞辰蛋糕,又看着这一桌家常菜,我爹妈……我爹妈逝世的早,这不赖着不走想尝尝。」王八蛋陈江,你这龟孙,你爹刚办的68大寿,我他妈的还去参加了,你爹妈活的好好的,盼望你说的赶快应验,你爹妈快逝世吧,你这龟儿子!

  「哎!」王芳揉了一下眼睛,貌似流泪的样子,「同是天涯沦落人微微,咱们一起干一杯吧,我也不知道陈老闆跟我同天的诞辰。谢谢你为我们两过诞辰!我先干了,你们随便!」仰头一饮而尽。

  「我也干了!」陈江也随之一饮而尽。

  微微没有迟疑也跟着一饮而尽!陈江跟王芳对视微笑了一下,这是恶魔的微笑。

  王芳给陈江又满上了,给微微也满上,自己也倒满,端起酒杯「微微,你还没有跟我说诞辰快活呢,你不祝姐诞辰快活呀!」「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光顾着你有客人了,芳姐!诞辰快活」微微也拿起了酒杯,两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哎呀!女中英雄,好酒量!我陈江也随你们喝一杯!」三人喝完便都坐了下来。王芳拿起微微送的礼物,「妹妹,我能拆开看看吗?」「你拆吧,你通知我的时候我也来不及去买,这条围巾是我老公给我买的,我还没拆呢,送给你吧!姐你不要嫌弃呀!」王芳把盒子拆开了,是我送的围巾,微微呀!这个女人要害你!你把老公送的围巾给她。缺心眼呀你!

  「LV的羊绒围巾?太贵重了,这个要上万了吧……我不能要,不能要!」「芳芳呀,大哥要说你了,这礼物拆开了哪有还回去的道理呀,你就大慷慨方的收下吧,我一看微微就有大家风範,这绝对不是一般女子,你这样她反而为难。」「是呀!芳姐,陈老闆说的没错!你就收下吧!」陈老闆的话让微微有些受用!

  「哎!微微呀,姐姐老了,你看你刚进来,这陈老闆每一句话都围着你说,给你解围。还是你招人爱好呀,我的名字他都记错了!」这个恶毒的女人开端心理攻势了,他们开端举动了,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的心越发的紧张!

  「姐!你别这样。」微微显得很不好意思。

  「芳,你看你说的,微微年纪小,你当姐的吃她的醋干嘛!」「你看你看!」王芳大声的的说:「再说你不偏心!」微微估计也没想到陈江会表现的这幺明显,脸蹭的一下红了!

  「快吃,快吃,我筹备了一上午的饭菜,都快凉了,咱们边吃边说!」王芳见气氛有点为难,便开端转移话题。

  微微平时吃饭就少,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就放下了,陈江在一边看着微微一边催她多吃点,像个长辈一样说微微太瘦了,不能光俏丽不要身材,王芳在旁边偶尔给大家添酒。聊的都是生活上的事情。大家偶尔碰杯,如果我当时在现场,我必定会感到餐桌上的气氛温馨而融洽,可是这是他两人故意营造的呀,我的妻子呀,我多幺盼望你离开那里。聊了一会,感到微微的身材已经开端晃动了,她自己也感到到了,她起身跟王芳道别。「芳姐,我感到有点醉了,我先回去了!」刚起身便被王芳按下去了。

  「微微妹妹,别着急走,今天多陪我一会,孩子不是送到你妈妈那里了吗?

  就陪我一会吧,姐好几年没过过诞辰了,好不容易有人陪着,你别这幺着急走好吗,求你了!」她说话的时候朝陈江点了点头!陈江看了一眼手錶也朝她点了点头,药物的影响微微的脸已经开端发红了!

  「姐!你家好热呀!空调开足点好吗?」

  「好的,微微,你坐你坐!姐给你调温度。」她拿起遥控器真的调了一下温度。放下遥控器她接着说:「微微,我最近心情总是烦躁,你说我才28岁,就没人要我了,真的好空虚呀,我像你这幺大的时候天天都有男人追着我,我每天挑一个看着顺眼的,然后跟他在床上搞。被男人搞好舒服呀,特别是不同的男人。

  微微你跟几个男人搞过?」

  微微偷偷的瞄了一眼陈江:「芳姐……你……陈老闆在呢!你醉了,快别说了。」陈江没说话,在一旁只是看着王芳。

  「微微,别跟姐姐保密,今天姐高兴,你告诉姐姐吧,跟姐姐聊聊。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关係的,陈老闆你介意吗?」芳芳妩媚的看着陈江。陈江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不介意,不介意!芳芳你说的很对呀,人生短短几十年,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我支撑你。」微微的脸色更红了,她的眼睛瞪得很大,认为对她的懂得这种事情她应当很反感的,平时她确定转身就走了,必定是药物的原因。

  这个该逝世的女人。

  「微微,你看陈老闆都支撑我,你也支撑我一下,跟姐说说,你到底有几个呢?说说呀说说呀!」王芳摆出一副撒娇的样子,让人看了想吐。

  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答複了,「一个!我老公!」「哎呀,微微你可真是稀有呀,这年头还有你这样的女人,你怎幺那幺傻,男人每个都不一样,他们的鸡巴也不雷同,有的粗,有的细,有的长,有的是又粗又长,我最爱好这样的,这样的插进来我们的比里,那酥软的感到哦,就像飞到天上了一样,好想要根鸡巴操我呀!」王芳扭头看向陈江,陈江扭头看向微微,他跟微微四目相对了,微微羞红的脸赶紧低下头去。

  「咳咳……芳姐……芳姐你醉了,陈老闆,咱们快走吧!」微微又一次站了起来。「啊!微微说走,那就走吧,我听你的!」陈老闆随着微微一起站了起来。

  「你们都走吧,我就没人疼!我过个诞辰你们都不能陪我,呜呜呜……」这个王芳表演真的可以拿奖了。

  微微耐心的开导王芳,「芳姐,你醉了,你休息吧好吗?我不像你们,休息的时候有人疼!有人爱。我这晚上连个做爱的人都没有。好不容易过个诞辰,你也要走了,就陪我聊一会不行吗?微微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什幺不可以聊的。」微微听到做爱,脸更红了。

  「芳芳姐,这种事情是隐私,不可以说出来的,你喝醉了,快别说了,我想回家了。」「哎!芳妹妹,我也有同感呀,我老婆走的早,我也是一个人独守空房呀!

  晚上我也难受!我懂得你那种感到。」

  「呀!你老婆也……」微微意识到识言了,赶忙把后面的话嚥了回去。呆呆的看着陈江,眼里又多了一份同情。

  上天呀,大地呀,我的女神这是要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呀!

  「陈老闆,能抱抱我吗?好久没人抱我了!」

  「当然可以!」两个人隔了桌子抱了抱,王芳在陈江耳朵边上低估了几句。

  我想他们大概是说可以开端了。

  「微微呀,咱们坐下陪陪芳芳吧,我看她也真够可怜的,你看她哭的,哎,我也不忍心走了。你看你听大哥的,咱们再陪她一会吧。」大概是因为王芳的样子真的可怜,微微心软的重新坐了下来。三个人又重新落座。

  王芳又开端绘声绘色的描写性生活了,各种淫乱的语句从她嘴里开端蹦出来,微微就坐在那里听着,偶尔眼睛转着,好像在想像是什幺样子。突然她的身材开端紧绷,眼力怀疑的看向陈江。

  陈江开端举动了,照着书上的,他应当在摸微微的两腿。微微挣扎了一下,随后起身!转身朝外走!陈江过去拉她,微微「啊……」的大叫一声。吓得陈江鬆开了手!

  王芳却在这时候拉住了陈江:「陈老闆,我爱好你,你别走,来妹妹这里,妹妹给你!边说边开端脱衣服。」微微一看也不往外走了,跑过来禁止王芳,王芳说:「妹妹,你别管我,我好饑渴,我好想要!让陈老闆来操我!」说完,她便蹲下身子,把陈江的裤子内裤直接褪下,陈江的鸡巴从里面弹了出来,就是那个粗大如棒槌的阴茎!王芳一下子含了上去。微微眼见一个陌生人的鸡巴涌现在眼前,她呆立在那里!没错,像嫣一样的反响。她在那里看着王芳给陈江口交!

  粗壮的阴茎在伟哥的赞助下更显狰狞,王芳握着鸡巴舌头在龟头上舔着,眼睛看着陈江。「陈哥哥,你的这个鸡巴真是极品,你看着龟头好大,又粗又长,我最爱好你这样的鸡巴,陈哥哥,我下面好痒!」「芳芳,你说的真对,我这根鸡巴,那是见过的人都爱好它,尝过的人就离不开它。还从来没有女人能抵抗它。」王芳突然扭头看着微微说:「妹妹,真好,真硬,你要不要来尝尝,这个鸡巴真的很棒!来跟姐一起,姐姐不独享。」「芳姐……我有老公……我不行……我有家。」说完她像想起了什幺马上就冲到房间门口,听到一阵用力的扭门把手的声音,但没有房门开啓的声音。

  我估计是王芳在微微进门以后把门锁上了,没有钥匙从里面也打不开的门锁。

  这两个人吃定微微了,这个房间很小,只有一间屋子,甚至卫生间都是透明的玻璃在那里。卫生间没有门。只有一层玻璃,前后都是空的。我的老婆无处可逃。

  「芳姐!芳姐!你帮我开下门,我先回去了!」微微已经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向王芳求助。

  陈江终于说话了,「微微,你好美,我今天一见你就爱好你,你真俏丽,你看你的腿又白又直,我见过那幺多女人,你是最精彩的,我其实不是在搞王芳,我把她当成你,你看她多卖力,为了自己的性福,她多努力。」王芳结束了套弄,转头看着微微:「微微,我不管他把我当谁,我只是知道我要性福,男人跟女人不就是这点事吗?跟谁不是做,握着鸡巴跟握手有什幺差别,我跟很多男人搞过,我就为了自己爽。我结婚了我也必定会出来搞,只有一个鸡巴,那是很无聊的,你跟你老公必定很无趣吧妹妹!妹妹今天咱们一起寻求性福吧!」「没有……我老公很好……你们别说我老公!」「好的,妹妹,咱们不提他,你也忘记他,咱们一起享受性爱的欢愉,你看鸡巴就在这里,我们随时可以享用。」她边说边脱去了衣服,她竟然没有带文胸,内裤也被她脱了下来。微微呆呆的站在门口向里望着。

  「陈哥,我美吗?我是你的了,你来吧,今天我是你的,你想怎幺操我都行。」她一只手拉着陈江的阴茎,慢慢走到微微的面前。在微微的面前撅起了屁股。

  陈江手握着鸡巴,慢慢的塞进了王芳的阴道里,「啊……好大……好舒服!陈哥哥……你快动快动……」陈江故意在微微面前慢慢的把阴茎抽出来,插进去,抽出来,插进去。

  「女人最俏丽的处所就是这里,这是我们世界的起源地,我们的文明全部从这里开端,性是最美好的事情,芳芳寻求自己的性福是对的,这幺巨大的事情我们为什幺不寻求,今天芳芳的演说让我很受激动,说实在的我以前也一直认为只能跟妻子做,妻子逝世后我就没有再做过了,今天我知道,我错了,这是不对的,我们都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某个人,我们拥有安排自己的权利。微微你说对吗?

  微微!」微微全部人在那里看着陈江的鸡巴,她看的已经入了迷,直到陈江用手触碰她,她才呀的一下回过神来。她赶快跑到了房间的另外一边,这边靠近那个大床。

  陈江拍了一下王芳的屁股。把阴茎拔了出来。

  「啊……陈哥,你为什幺拔出来,我求你不要拔出来。你插进来,求你了,陈哥哥。」「我刚刚创造微微不爱好我操你,你看她跑开了,我不想做我爱好女人讨厌的事情,我不能给你了,对不起,如果想我持续,那必须微微亲口说让我操你。」「妹妹,你可怜可怜姐姐,姐姐真的好需要,求你,求你跟陈老闆说,让他操我,求你了妹妹。」王芳一下子扑过去跪到了微微面前,用手往下扯微微的无袖连衣裙。

  微微用手抓着衣服,禁止她扯下来。「不要,芳姐,不要扯!你喝醉了,快醒醒!」「求你了妹妹,求你了!我好想要。他不想操我,只要你批準他才肯操,他太爱好你了,只要你说话他就可以的。」微微挣扎着,身材想向后退,可是她退不动,衣服被王芳牢牢的抓着。

  「微微,我把她当成你,只要你批準,我现在就必定努力的操她,你看我的鸡巴很硬,很粗,必定很舒服,你可以摸一下。」陈江说着就往微微身边走。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微微抓衣服往后退,可是她无法动弹,陈江已经走了过来,他把鸡巴往微微手上送。鸡巴触碰到微微手的一瞬间,微微两手鬆开了衣服,随之刺啦一声,连衣裙从上面被扯了下来,「呀!不要,芳姐……不要!」衣服被扯了下来,微微急忙向后退,一下退到了床边,王芳哪肯放过她,追着过来又扯着内裤跪了下去。

  「求你了微微,你可怜姐姐,让他操我!求你了!」「芳姐,你撒手,撒手!」微微这次从王芳手里摆脱了,却被王芳一下子推倒在了床上。内裤被王芳顺着腿拽了下来扔在地上!两腿被王芳牢牢的抓住。她想跑也跑不了。

  「妹妹,为什幺你不肯让陈哥哥操我,难道你想独吞他吗?只要你让他操我!

  我可认为你服务。求你了。」

  微微被王芳的样子吓到了,她的腿被王芳逝世逝世的抱住,身材上已经没有任何的遮挡了,陈江的眼睛在她身上贪婪的扫视着,微微的脸完整红了,呼吸也开端急促。「陈老闆……你操她吧!」「谢谢你妹妹!我的好妹妹,我会报答你的。」说完王芳鬆开了微微的双腿,微微以最快的速度蜷缩到了床边,床上竟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起来。微微只好坐在那里,抱着自己的腿,把头埋在腿中间「啪啪啪……」陈江王芳两个人故意的撞在一起发出很大的声音,陈江用手大力的拍打着王芳的屁股。发出刺耳的声响。

  「啊……妹妹,你擡开端来看看,姐姐我……啊……好爽!」陈江一边缓慢的抽插一边开口道:「微微,你可以看的,我知道你想保持对老公的虔诚,你对老公非常虔诚,我们都很佩服你,既然你对老公那幺虔诚,那我们必定影响不了你的,你擡头看着我,我才更有动力,你放心,我不会碰你的,只要你不批準,我就不会碰你。」「是呀!妹妹你看吧,姐姐不害羞!姐姐佩服你的为人,姐姐愿意让你看。」陈江拍了一下王芳,两人来到微微面前,王芳跪在床上,陈江又从后面插了进去。微微感到到了动静擡开端来,陈江的阴茎就在眼前,离她很近很近,她能看明确阴茎上的每根血管,阴茎带出白色的淫液,那根粗大的鸡巴在王芳的阴道里抽插,王芳大声的淫叫着。微微就那幺看着,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偶尔有淫水飞溅到她的脸上,她也没有躲开。两个人的身材稍微的运动了一下。王芳伸手去够微微的阴户,身材调剂到一个合适的处所。

  王芳把手慢慢的伸进了微微的阴道里,微微浑身发抖了一下,往后缩了一下,伸手按住了王芳的胳膊,「芳姐,不……啊……」王芳已经开端揉搓她,手指不时的插进微微的阴道套弄,微微没有再躲闪,她的嘴巴微张,这个表情,这个表情表现她想要,我知道微微已经沦陷了,我的女神已经沦陷了。

  我的鸡巴已经完整充血,顶在裤子里好难受,我把裤子脱到膝盖处,眼睛还是紧盯着视频,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紧张的头皮发麻,我的手不由得放在了阴茎上,我开端高低套弄自己的阴茎,没错我在手淫,看着自己老婆被迷姦的视频手淫「妹妹,你也很湿了,我感到你现在必定很想要,陈哥哥的鸡巴可以给你用,你用的话就跟我说,我真的好舒服,他的好棒,好持久。」陈江的鸡巴还在缓慢的进出。微微没有回应他们的想法。这个时候王芳忽然结束了动作,微微的身材感到到动作的结束,她竟然扭动着身子,往手指上凑,王芳撅着屁股回头朝陈江笑了一下。

  「妹妹,我的手累了,让陈哥哥帮你吧,你放心,这里就咱们三个人,我们都不会洩漏出去的,今天是我们的特别日子,咱们都好好爱护,咱们把那些世俗的观念都抛开,人都是自私的,你看你的身材,你就诚实面对自己吧。」陈江拍拍王芳的屁股,王芳从微微身下抽出了手,慢慢的把微微的双腿放平,微微没有抵抗,她把微微往后边拖了拖,微微的身子顺着一点点的躺倒了床上。

  王芳把头埋进了微微的两腿之间,

  「啊!芳姐!……不要……」她的手只是轻轻推了一下,便改成了按住,她在按着王芳的头,让那嘴巴更卖力的舔着。

  王芳舔了几下,把头一下从两腿之间抽出。微微一下子感到两腿之间空了,闭着眼睛两只手左右寻找。陈江的头钻了过去,微微按着他的脑袋把脑袋压向了她的阴户,那个只对我一个男人敞开过的阴门。

  「妹妹这就对了,是不是很舒服,陈哥哥的舌头必定很舒服。你看你的手。」微微楞了一下,她似乎明确了什幺,睁开了眼,她看到了王芳,她明确自己胯下现在是一个男人,一个老男人,这个老男人在舔她。她的手扣在老男人的脑袋上,让这个脑袋更贴近自己。她张了张嘴!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王芳拍了一下陈江的屁股。陈江把头从胯下拿了出来。微微的手又开端寻找。

  陈江把阴茎抵到了微微的阴户,他用阴茎摩擦了几下,在洞口摩擦,没有进去。

  「微微,只要你现在说想要,我马上就给你。微微,性福的大门就在这里,你说吧!」他边说边摩擦,微微的手触碰到了他的阴茎,她抓着阴茎,她嘴上没有说,但她的手抓着阴茎,往里面塞。陈江却挺在那里,不往前走。

  「微微,我这个人不会在别人不批準的时候跟人产生关係的,你必须亲口说一句,说一句你要我!我就给你。」王芳这时候无奈的摇摇头,「妹妹,何必呢,今天陈哥进去了我们也不会猜忌你对丈夫的虔诚的,你放心,不会有人说出去,我刚才也被陈哥哥抽插了,真的很爽。我们都喝了酒,过了今天我们都会忘记的,说不定现在就是一场梦,梦醒了就没了,你一辈子就一个男人,你甘心吗?在梦中这幺好的机会,你再错过了……」微微终于开口了,虽然声音很小,发抖,但是她确实说出来了,「陈哥哥,我要你。」陈江不再摩擦,他屈服的一下子挺进了洞了,然后开端快速的抽插。

  「啊……啊……」微微呻吟的声音很大,大的我不敢信任。这个时候我射了,看着妻子被别人姦淫,我射了。但我的眼睛没有离开萤幕,宏大的刺激感到还在。

  「啊啊啊……」微微的声音还在持续。

  王芳下床,从纸篓里拿出陈江扔的那张纸。拿到陈江的面前。在陈江的耳朵边说着什幺。

  陈江一下子拔出了阴茎,把微微的身材翻转了一下,擡起了她的屁股,微微屈服的撅起屁股,陈江一下子从后面狠狠的插了进去「啊……」微微的头向上拚命的擡了一下,脖子伸长,叫了一声之后又缩了回去。

  王芳将文字放到了微微的后背上,从两人交配的处所用手抹了一下「瞧瞧这水,到底是第一次,你看这水洩的。这穴还是粉色的」她抹了几下微微的后背,又将纸放了上去,拍了几下,黏住了。

  陈江一边看着文字,一边用力的在维维的屁股上拍打,「啪啪啪」一边拍打一边抽插:「你老公多长时间干你一次呀!你的肉穴好紧,我从没有感到到这幺舒服的肉穴。」「我有你一个就够了,以后我要守着你,一步也不离开。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弄,是不是很刺激?」「我上过很多女人,可她们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宝贝儿,你是女人里的极品……干你这一次,逝世都值得了……」「微微,你说话呀,别这样呀!怎幺没反响呢?」王芳看着微微,又摇了摇头:「算了,你好好干吧,这个小妮子真的是初尝禁果,你看这腹部发抖的,这高潮一波接一波。」她凑到微微耳朵边上大声的说:「贝微微,恭喜你,现在另外的男人在操你,不是你老公,不是在做梦!是真的,你看这个男人,他的鸡巴让你欲仙欲逝世。」「啊……不要……啊……芳姐……救我!」微微无力的摇晃脑袋「好好享受吧!微微,我敢保证以后的每一天你都会悼念这一天的。」微微的屁股又强烈的向上翘了起来,陈江的阴茎一下子从肉穴里掉了出来,随后带出一股清流对着陈江喷了过去。

  「哎呀呀!尿了,陈江,你看!」

  陈江托着屁股,大嘴巴贴了上去,只见他的喉结高低运动,嘴里发出一阵阵吞嚥的声音。

  「老流氓,尿你也喝。你可真是够疼她。」

  喝了一会陈江慢慢的把微微放下。转过了身子。把微微平放到床上!微微躺在那里,胸部激烈的高低动着,呼吸很急促!

  「这是真的高潮了,这小丫头真是极品,我估计他老公就没好好开发,不行了,今天不能动她了,再动怕出事了。你过来,我这还挺着呢,都是你,瞎吩咐,这药效。」王芳过来撅起屁股,快点。干完!微微今天爽大了,这辈子算是忘不了你了。

  你警惕她以后缠着你,你老婆,你爸妈可没逝世,亏你想的出来,为了她,你可是咒了你全家了。

  陈江在王芳的身上拚命的抽插着,大概抽插了15分锺。射了!然后两人在微微的身边躺着。过了一会,王芳起身,视频开端晃动,随后结束。

  这个时候我才创造,我的阴茎又硬了。到现在我的心还是蹦蹦蹦的跳,心底的快感还在持续!微微撅起屁股喷射的镜头实在太震动了,把电脑关了。我跑进浴室彻底清洗了自己。我恨自己。我竟然感到身材这幺舒服。这幺刺激。有种屈辱带来的快感。这种快感我以前从来没有领会过,哪怕是给微微破处的那天也没有。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彻底的淫妻爱好者。我渴望妻子偷情给我带来的快感,我渴望她在别人身材下面淫叫!我是个变态。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同事阿飞的妻子        我喜欢操娇小的       大长腿美女房东和学生的我        我与旧情人的一次激情       销魂试衣间
秀云的淫乱车展        青春媚体话唐熙        暑假调教        性福并快乐着
玩物之李萍篇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