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推倒仪琳
推倒仪琳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人与动人物性行为_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_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

地址发布页:

    此时,听完了西湖牢房的形式,盈盈和向问天均是脸色一变,心中想不到东方不败居然会把牢房设定的如此厉害,自己等人根本没有机会。

    “东方叔叔……”盈盈犹豫了一下,忽然一把跪在了东方不败面前,恳求道,“求求你,放了我爹吧!算盈盈求你了!”

    衆人见盈盈跪下来,都是一惊,令狐沖长歎一声,走上前去,扶起盈盈,柔声道:“盈盈,你放心吧!我会让东方放了你父亲的!”

    此言一出,盈盈自然是大喜,向问天愣住了,东方不败和雪心也更加吃惊,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令狐沖。

    “沖弟,这……”雪心上前一步,正要说话,令狐沖却对她挥了挥手,看着东方不败,说道:“东方,我想释放任我行,不知道你可否答应?”

    东方不败虽然不知道令狐沖想干什麽,但是她此时深爱令狐沖,完全不会反对令狐沖,于是缓缓说道:“沖弟,一切都听你的,你要释放任我行,便释放他,我没话说!”

    向问天心知东方不败一向说一不二,此时一听东方不败愿意释放任我行,虽然不知道令狐沖爲什麽要这麽做,但是却也是心中欢喜。

    ※※※

    令狐沖等人打算第二天就去西湖放出任我行,而之后,令狐沖回到空间,东方不败和心事重重的雪心也没来问令狐沖爲什麽要这麽做,令狐沖自然也不会提起此事。

    而此时,令狐沖却在做着推倒一个新的美女的计划,那就是仪琳。而当令狐沖找到仪琳之后,用出那天祭出的话语,轻而易举地就再次骗着仪琳上了床。这一次,令狐沖可是要彻底拿下这个美女了。

    此时,仪琳没有丝毫的反抗,顺从地让令狐沖将她的上面脱了个精光,登时,仪琳的上身就只剩下了一个粉红色的胸罩。

    仪琳的如今已经十分丰满,形状也完美,像是两个圆圆的水蜜桃一般,含苞欲放,两片红嫩的小樱桃隐藏其内,可怜的胸罩根本无法彻底遮住这对美丽的宝贝,呼之欲出的似乎正在诱惑着令狐沖解放它们。

    令狐沖也算是情场老手了,此时看着这一对宝贝,不禁嘿嘿一笑,说道:“仪琳,你的,真的很不错,身材很不错啊!”令狐沖说着,将手伸到仪琳的后背,熟练地解开胸罩的扣子,然后伸手一拉,胸罩登时滑落,两团颤巍巍的圆肉登时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

    令狐沖登时呼吸急促,看着这一对丰腴的,那圆圆的高高挺立,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中间的粉红当中挺立着两点粉红色的蓓蕾,那凸起的两点似乎在勾引着令狐沖本来就积蓄已久的欲火,将令狐沖彻底拉向疯狂的边缘。

    终于,令狐沖伸手捏住了那对可爱的宝贝,将自己的头凑到了上,轻轻舔舐和玩弄。仪琳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娇羞的她此时被如此挑逗,忍不住“嘤咛”一声,她本能甸缩雪腻娇躯,玉脸朝着天花板,闭上双眼,不敢看向令狐沖。

    令狐沖此时蕩的笑着,他的舌头不断流连在仪琳的一对上,口水弄湿了仪琳的整个胸部,令狐沖的大手更是轻柔地、规律地、熟练地揉捏仪琳的,真恨不得将它们吞下肚去。

    “啊…………令狐大哥……你……啊……你不要这样……人家好热……这样……太羞人了……啊……”仪琳此时被令狐沖如此侵犯,内心不禁十分慌羞,但是她此时也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了令狐沖的进攻,只好低声呻吟。

    令狐沖可不会因爲仪琳如此说而放弃进攻,他此时听到仪琳这句话,不禁嘿嘿一笑,放弃了对的进攻,慢慢将头玩下延伸,很快来到了那粉红色的裤裙之上。令狐沖伸手要脱仪琳的裤裙,仪琳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伸手按住裤裙,低声道:“令狐大哥,不要……”

    “仪琳,不要抵抗了,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令狐沖说着,伸手拉开了仪琳的双手,然后缓缓脱下了仪琳的裤裙,登时仪琳的就只剩下三角小裤衩了。

    此时,令狐沖看着仪琳的三角裤,只见那微微凸起的三角裤边上还露出几根毛发,三角裤已经湿了,此时还有少量的滴在床上,令狐沖哈哈一笑,说道:“仪琳,你看看,你这都湿了,还好意思说不要!”说着,令狐沖伸手,在仪琳的中间捏弄起来。

    “……”仪琳的被进攻,仪琳立刻如遭电击,娇躯颤抖,桃腮红晕,身子在床上不安地扭动着,同时嘴里发出了动人的呻吟。

    令狐沖一手捏弄着仪琳的,一边伸手解开自己的衣服,脱下裤子,然后露出巨大的。然后他一手着自己的,一手将手伸进仪琳的内,登时,一片柔软传遍了他的手掌……

    “……令狐大哥……你……你不要这样……好羞人……啊啊……不可以……那里不可以摸的…………啊……不要……啊……好羞人……啊……”仪琳忘乎所以的呻吟着,同时大腿下的床单已经被完全浸湿,令狐沖一边捏弄着仪琳的,一边还不时伸手玩弄仪琳的,可把个仪琳折磨的。

    终于,令狐沖打算占有这个女人了。他缓缓除下了仪琳的,看到那迷人的红嫩,令狐沖咽了唾沫,缓缓将大送到前,然后将仪琳的大腿往她的脑袋上压去,让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而此时,仪琳也知道额令狐沖想干什麽,她无力、也不愿意反抗,只是下意识地伸手握紧床单,等待着神圣的一刻来临。

    下一刻,令狐沖的大,势如破竹般的,攻入了仪琳的。随着大的进入,令狐沖立刻感到一股只有才能有的紧凑感和一层薄膜阻挡的感觉传到了他的大上,他立刻舒服得仿佛要死去一般,当下用力一推,大势如破竹,一把攻破了那层薄膜,象征着的片片落红,落在了床上。

    “啊!好疼!啊……不要!令狐大哥,好疼!快停下来!”仪琳的被攻破,她立刻感到一股撕心裂肺地疼痛传遍了自己的身体,她疼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身子不断地扭动,希望令狐沖能快点儿把大退出去。

    令狐沖此时也知道仪琳是第一次,当下进去之后也就不再动作,而是放开仪琳的玉腿,缓缓将身子靠在仪琳的身子上,轻柔地亲吻她的脸颊,柔声道:“别怕,仪琳,一会儿就不疼了,一会儿就不疼了……别怕……”

    仪琳咬着牙点了点头,眼泪不禁流了下来,但是都被令狐沖轻轻地吻干了。

    过了几分锺,令狐沖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当下直起身子,再度分开仪琳的双腿,额然后双手捏住仪琳的一对宝贝,下面的大开始动作了起来。

    此时,疼痛感仪琳已经挺过去了,她已经正式变成了一个女人,令狐沖的大开始动作,那粗大的龙头棒身在自己的内抽动,和大的摩擦带来的强烈快感终于让仪琳尝试到,她大声地了出来:“……令狐大哥……好舒服……好厉害…………”同时,她更是激烈地扭动着自己的,迎合着令狐沖的进攻。

    令狐沖此时的进攻手段乃是已轩辕心法上记载的的战法进攻,随着一边抽动,令狐沖一边照着轩辕心法上的运功路线,吸收着仪琳的元阴,同时按照回气之法,缓缓将自身的真气输入到仪琳的身体里,达到传说中的双修的境界。可不要小看这回气之法,这不但可以改善仪琳的身体,还可以在仪琳的体内起到一层保护,日后仪琳除了自己之外,就不可能再有其他男人碰得了她的身体了,因爲她的身体理由了自己的保护真气。

    此时,令狐沖将仪琳的双腿弯曲分开,自己的大腿抵住仪琳的双腿,同时两手撑在床上,用这种最古老的方式进行着,令狐沖的大足够的长,一次次的强烈抽动都抵在了仪琳的最深处,粗大的完全攻破了的仪琳火热的玉门,两者之间的缠绵爱意已经是密不可分。

    “……怎麽样?仪琳,舒不舒服?喜不喜欢……”令狐沖抽动着大,气喘吁吁地叫道。

    “……喜欢……我真的好喜欢啊…………令狐大哥……你真好厉害……啊啊……又抵到了…………人家要死了……啊…………”

    令狐沖哈哈一笑,当下又变换姿势,让仪琳身子右躺,抬起她的右腿,自己跪在床上,大力地沖击着仪琳的。

    “啊…………啊……好舒服……啊……”感受到决定销魂滋味儿的仪琳,在蚀骨锥心快感折腾下,粉嫩的传来的刺激都快要她疯狂了,一波波强烈的如同洪水泛滥一般的快感淹没了她,让她完全不知所以。

    在享受着仪琳这个美丽老师香嫩美丽雪白的玲珑胴体的令狐沖此时又变换了,他此时是将身子趴在了仪琳的身上,一边痛插着仪琳的,一边亲吻、抚摸着仪琳的,那滑溜溜、饱满坚挺的在他的手上变换着形状,令狐沖固然是快活的要死,仪琳则更是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舒服,她大口地喘息、呻吟着,大腿下意识地勾住令狐沖的腰部,两条玉臂轻轻按着令狐沖的肩膀,享受着这一切。

    激烈地使仪琳变得更加诱人娇媚,此时扭动着自己的雪白美臀,迎合着令狐沖的大肆进攻。令狐沖鼻腔的粗重呼吸声表示着他此时强大的快感,他的舌头不断着仪琳的身体,大更是一刻也没有停下的进攻着仪琳的。

    “……好充实……令狐大哥……安迪……你真的好厉害……人家太舒服了……啊…………啊……”诱人的呻吟声传到了令狐沖的耳中,令狐沖更加用力的进攻着,仪琳被令狐沖这样的折腾,已经是一塌糊,令狐沖粗暴的和动人的爱抚令仪琳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用情的抱住令狐沖的身子,让自己的双腿更加有力的夹住令狐沖的腰部,令狐沖也更加卖力的抽动。

    随着二人的激情继续上演,终于,二人也快到了顶点,令狐沖一把坐起身,双手压住仪琳的双腿,撑着身体让大悬空进攻,动作更是加快了不少,同时的战法改成了全深,他感觉到最强烈的快感快要来临了,他一边抽动,一边大叫道:“要啊……仪琳……”

    仪琳此时也快要到爆发的边缘,她双手下意识地抵住令狐沖的胸口,不断地扭动,嘴里大声道:“……我也…………令狐大哥……我…………………………啊!”

    随着仪琳的一声,她的一阵激烈地颤抖,一刹那间包紧了令狐沖的大,随着而来的就是一股滚烫的喷,浇到了令狐沖的龙头上。

    而令狐沖本来也已经到了边缘,此时被这股精水一沖,霎时间终于控制不住,一股强烈的快意传到脑门儿,“啊”的大叫一声,大像是蓄势待发的洪水一般,喷,霎时间灌满了仪琳的。

    “呼!”令狐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累倒在仪琳的身上,呼呼喘气。仪琳也是全身无力,躺在床上沈沈睡去。

    ……

    令狐沖和仪琳睡了以后,仪琳自问再也做不了出家人,所以就只好顺从令狐沖,答应还俗,不过将来还要必要回恒山禀告师父,令狐沖自然是无条件地答应了。

    而接下来,东方不败知道了仪琳的事情之后,倒没说什麽,毕竟这就是她授意的事情。

    ※※※

    杭州古称临安,南宋时建爲都城,向来是个好去处。进得城来,一路上行人比肩,笙歌处处。这一日,令狐沖、向问天、东方不败和任盈盈四人来到西湖之畔,释放任我行,此时的雪心因爲不愿意见任我行,已经躲回空间了。

    此时,但见碧波如镜,垂柳拂水,景物之美,直如神仙境地。令狐沖道:“常听人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没去过,不知端的,今日亲见西湖,这天堂之誉,确是不虚了。”

    东方不败一笑,向问天一脸戒备地看着东方不败,盈盈似乎破有心事,四人纵马来到一个所在,一边倚着小山,和外边湖水相隔着一条长堤,更是幽静。四人下了马,将坐骑系在湖边的柳树上,向山边的石级上行去。

    东方不败对路径甚是熟悉。转了几个弯,遍地都是梅树,老干横斜,枝叶茂密,想像初春梅花盛开之日,香雪如海,定然观赏不尽。

    穿过一大片梅林,走上一条青石板大路,来到一座朱门白墙的大庄院外,行到近处,见大门外写着“梅庄”两个大字,旁边署着“虞允文题”四字。令狐沖知虞允文是南宋破金的大功臣,但觉这几个字儒雅之中透着勃勃英气。

    东方不败走上前去,抓住门上擦得精光雪亮的大铜环,将铜环敲了四下,停一停,再敲两下,停一停,敲了五下,又停一停,再敲三下,然后放下铜环,退在一旁。

    过了半晌,大门缓缓打开,并肩走出两个家人装束的老者。那二人一见东方不败,登时大惊,赶忙跪下来说道:“属下丁坚(施令威)参见教主!”

    “起来吧!”东方不败冷冷地说道,“我要提见任我行,让江南四友赶紧出来见我!”

    “是是!教主请进,属下立刻就命人请四位庄主出来!”丁坚和施令威现在怕极东方不败,此时声音十分颤抖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